十年,科技創新“代表作”奏響時代強音

2022-10-19 10:34:03來源:科技日報

“一些關鍵核心技術實現突破,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壯大,載人航天、探月探火、深海深地探測、超級計算機、衛星導航、量子信息、核電技術、大飛機制造、生物醫藥等取得重大成果,進入創新型國家行列。”
 
10月16日上午,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二十大報告中,提到一些重要領域取得了重大成果。這些成果中,有許多“代表作”。它們構成的宏偉樂章,奏出了科技創新的時代交響曲。
 
載人航天:我們有了自己的空間站
 
就在前不久,“天宮課堂”第三次開課了。在廣袤太空,我們有了太空科普教育基地。
 
時間回到2020年4月,中國空間站天和核心艙發射成功,它標志著我國空間站建造進入全面實施階段。
 
當年6月17日,搭載著聶海勝、劉伯明、湯洪波3名航天員的神舟十二號載人飛船成功發射并與天和核心艙完成自主快速交會對接。中國人首次進入自己的空間站。
 
2021年10月16日-2022年4月16日,搭載著翟志剛、王亞平和葉光富3名航天員的神舟十三號載人飛船成功發射并順利返回著陸,這次長達半年的出差,也創造了中國航天員連續在軌飛行時長新紀錄。
 
2022年6月5日,神舟十四號載人飛船發射成功,航天員陳冬、劉洋、蔡旭哲進駐天和核心艙。
 
7月24日,中國空間站首個科學實驗艙問天實驗艙發射任務取得圓滿成功。
 
今年年底前,當“夢天”實驗艙發射入軌,并與在軌運行的“天和”核心艙、“問天”實驗艙組合體交會對接后,中國“天宮”空間站將建成,完成中國載人航天工程“三步走”發展戰略的最后一步。
 
載人航天的故事,將在宇宙中繼續熠熠生光。
 
探月探火:刷新人類對月球和火星認知
 
2019年1月3日10時26分,嫦娥四號探測器自主著陸在月球背面,這是人類探測器首次在月球背面軟著陸。
 
之后,玉兔二號巡視器駛抵月球表面,就此開啟了它不平凡的探索之旅。因為嫦娥四號的發射,我們也看到了世界第一張近距離拍攝的月背影像圖。
 
2020年飛向月球的是嫦娥五號。
 
穩穩落月后,它的一項重要任務,就是在月球挖土。2020年12月17日凌晨,帶著月球“土特產”,嫦娥五號返回器著陸在預定區域。
 
中國探月工程“繞、落、回”三步走規劃如期完成。
 
圍繞珍貴的月壤,中國科研人員已經開展了一系列研究。這些成果,也在刷新人類對月球演化的認識。
 
2021年,火星迎來了中國的探測器。
 
2020年7月23日,中國首次火星探測任務“天問一號”探測器成功發射,邁出了我國自主開展行星探測第一步。
 
近300天的飛行、4億公里的奔赴,2021年5月15日,“天問一號”成功著陸火星。2021年5月22日,“祝融號”火星車駛下著陸平臺;6月11日,“天問一號”探測器著陸火星首批科學影像圖公布。
 
火星上,留下了中國印記,世界也看到了中國航天人的智慧。
 
2022年9月,基于“祝融號”火星車低頻雷達數據,我國科研人員揭示了現今火星淺表精細結構和物性特征。
 
深海深地探測:去吧,向更深處進發
 
2020年11月10日,“奮斗者”號成功探底馬里亞納海溝,創下中國載人深潛10909米新紀錄。
 
“奮斗者”號全海深載人潛水器的研制成功,標志著我國在大深度載人深潛領域已經達到世界領先水平,從此,人類探索萬米深淵擁有了一個強大的新平臺。
 
我國已擁有“蛟龍”號、“深海勇士”號、“奮斗者”號3臺深海載人潛水器,還有“海斗”“潛龍”“海燕”“海翼”和“海龍”號等系列無人潛水器,已經初步建立全海深潛水器譜系,并不斷實現了深海裝備技術發展的新突破和重大新跨越。
 
“奮斗者”號,講述著科研人的奮斗,也彰顯著他們進軍深海的決心。
 
人類對地球內部知之甚少。想對地球內部結構和物質成分進行探測,最直接有效的方法是打井。
 
2014年4月13日,由我國自主研發的萬米鉆機“地殼一號”在位于松遼盆地的松科二井現場實施開鉆作業;2018年6月2日,“地殼一號”以完鉆井深7018米的成績創下了亞洲國家大陸科學鉆井的新紀錄,中國成為繼俄羅斯和德國之后,世界上第三個擁有實施萬米大陸鉆探計劃專用裝備和相關技術的國家。
 
“地殼一號”萬米鉆機獲得的巖心,為我國科學家建立地球演化檔案提供了難得的資料,也為大慶油田未來50年發展和我國能源安全提供了重要的數據支撐。
 
超級計算機:更快也更強
 
高性能超級計算機,是世界發達國家爭搶的重要“制高點”。在這里舉一個例子——神威·太湖之光。
 
2015年12月31日,“神威·太湖之光”超級計算機研制完成;2016年,它就斬獲了多項國際級大獎,讓世界領略到“中國速度”。
 
“1分鐘的計算能力,大約是全球70多億人同時用計算器不間斷計算32年。”用相關專家的話來說,隨著“神威·太湖之光”超級計算機和“申威26010”處理器等標志性成果的出現,打破了長期以來國產超級計算機平臺無“芯”可用的局面,奠定了安全、自主、可控的國產平臺技術基礎。
 
利用超級計算機每秒10億億次的超強計算力,研發出的有關氣候模擬、地震模擬、工業仿真、生物醫藥等領域的一系列國產應用軟件,助力我國基礎研究和工程創新。國產超級計算機硬件與軟件相結合,可以解決一系列棘手的問題。
 
衛星導航:北斗來到你我身邊
 
2020年6月23日,北斗三號全球衛星導航系統星座部署全面完成。
 
這一由我國自主建設、獨立運行的全球衛星導航系統,開始為全球用戶提供全天候、全天時、高精度的定位、導航和授時服務。
 
北斗不遠,北斗就在你我身邊。
 
在農業領域,全國已有將北斗終端作為標準配置的農機企業45家,已安裝農機自動駕駛系統超過10萬臺;在電力領域已推廣應用北斗定位、授時、短報文通信等各類終端超過38萬臺/套;在應急領域北斗車載終端在消防救援車輛上的應用超過1.5萬臺,消防救援中的北斗手持終端超1000臺;銀行保險領域,金融系統授時已淘汰以往其他授時手段,實現了北斗授時100%覆蓋,北斗授時設備超過340套,超過550輛運鈔車和護衛車應用北斗終端。
 
專家說,北斗的應用,只受到想象力的限制。
 
量子信息:從理論變成現實
 
進入粒子的微觀世界,一切似乎變得“不講邏輯”。實際上,那些曾經只存在于理論的實驗,已經開始變成現實。在科研人員的努力下,我國的量子科技走在了世界前沿。
 
2022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頒發給了量子科技領域的科學家,在諾貝爾獎的官方介紹中,大量引用了中國科研團隊的成果與貢獻,并出現了“墨子號”的身影。
 
“墨子號”是我國自主研發的全球首顆量子科學實驗衛星,于2016年發射。
 
2020年6月15日,我國科學家利用“墨子號”在國際上首次實現了千公里級基于糾纏的量子密鑰分發。該實驗成果將以往地面無中繼量子保密通信的空間距離提高了一個數量級,還通過物理原理確保了即使在衛星被他方控制的極端情況下,依然能夠實現安全的量子通信,為量子通信走向現實應用奠定了重要基礎。
 
2020年12月,我國成功構建76個光子的量子計算原型機“九章”。量子計算的概念提出近40年后,“九章”在實驗上嚴格地證明了量子計算的加速能力,把夢想變成了現實。
 
2021年5月,我國首個可操縱的超導量子計算機體系“祖沖之號”問世。該成果將為促進中國在超導量子系統上實現量子優越性奠定技術基礎,也為后續具有重大實用價值的通用量子計算研發提供支持。
 
核電技術:自主創新,跨越發展
 
2021年1月30日,全球第一臺“華龍一號”核電機組——福清核電5號機組投入商業運行。2022年3月25日,“華龍一號”示范工程第二臺機組——福清核電6號機組正式具備商運條件。至此,我國自主三代核電“華龍一號”示范工程全面建成投運。
 
這是新時代我國核電發展取得的重大成就,標志著我國核電技術水平和綜合實力躋身世界第一方陣,有力支撐了我國由核電大國向核電強國的跨越。
 
華龍一號具有完整自主知識產權,滿足核電“走出去”要求。同時,作為中國高端制造業走向世界的“國家名片”,華龍一號帶動上下游產業鏈數千家企業,為我國高端裝備制造業帶來了巨大經濟效益和轉型升級機遇。
 
2021年12月20日,山東榮成,華能石島灣高溫氣冷堆核電站示范工程1號反應堆完成發電機初始負荷運行試驗評價,成功并網并發出第一度電。
 
這標志著全球首座具有第四代先進核能系統特征的球床模塊式高溫氣冷堆實現了從“實驗室”到“工程應用”的飛躍。
 
高溫氣冷堆被稱作“傻瓜堆”,它最大的特征就是固有安全。即使發生嚴重事故,不用人為和機器干預,核電站的核心反應堆堆芯都不會熔毀,放射性物質不會大量外泄,不會發生嚴重的核事故。
 
在固有安全性的基礎上,高溫氣冷堆還具有溫度高、環境適應性強、多模塊靈活組合等特點。
 
華能石島灣高溫氣冷堆核電站每年發電量14億度,可以為200萬居民提供一年的生活用電。不僅如此,該核電站預計每年還可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90萬噸,為中國生態建設貢獻綠色力量。
 
大飛機制造:C919最近很忙
 
提到大飛機,就必須提到C919。
 
C919承載的,是中國人的大飛機夢。
 
2017年5月5日下午2點,C919在上海浦東國際機場亮相,起飛。經過1小時20分鐘的飛行,C919大型客機順利降落,首飛圓滿成功。
 
C919大型客機是我國按照國際民航規章自行研制、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大型噴氣式民用飛機,座級158—168座,航程4075—5555公里,完全按照國際適航標準設計生產,安全性有充分保障。
 
近期,全國多個機場都出現了國產大飛機C919的身影:
 
7月8日,C919先后在桂林機場、北海機場進行功能和可靠性試飛任務;7月12日,C919首航北京大興國際機場;9月7日,國產大飛機C919首次試飛合肥新橋機場……
 
中國民航開啟了新時代。
 
生物醫藥:急人民所需
 
在生物醫藥領域,科技創新,鑄就守護人民生命健康之盾。
 
在重大疫情面前,科技戰線快速反應,迎難而上。
 
2020年初,監測鑒定未知病原、鎖定分離毒株、拼接序列……中國科學家僅用1周時間甄別出了突如其來的新冠病毒病原體。
 
新冠疫苗研發過程中,依托我國疫苗研發團隊的技術儲備,滅活疫苗、重組蛋白疫苗、載體疫苗等5條不同的疫苗研發路線得以并行開展,各單位不計成本加緊研發進程、組織建設大規模的疫苗生產能力。
 
在臨床治療一線, 2021年3月,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中發揮重要作用的中藥“三方”清肺排毒顆粒、化濕敗毒顆粒、宣肺敗毒顆粒獲批上市;2021年12月,我國首款抗新冠病毒藥物——新冠單克隆中和抗體安巴韋單抗和羅米司韋單抗聯合療法獲批上市;2022年7月,首款國產口服小分子新冠病毒肺炎治療藥物阿茲夫定獲批上市……

戰略合作伙伴

友情鏈接

不要~会被别人发现的
  • <menu id="yoyuu"><strong id="yoyuu"></strong></menu>